融资百万美金,看两个大男生如何打造不一样的拉拉社区

融资百万美金,看两个大男生如何打造不一样的拉拉社区 2012年底,一篇关于“为什么两个男生要做一个拉拉软件”的文章在豆瓣的10万人小组les sky引发了无数的推荐和点赞。虽然这篇文章最后被当作广告帖删除了,但是这个名叫the L…

0FDEA77C787F0A9CFE651F8A118FCE5C.jpg

  猎云网(文/苏琦)

  2012年底,一篇关于“为什么两个男生要做一个拉拉软件”的文章在豆瓣的10万人小组les sky引发了无数的推荐和点赞。虽然这篇文章最后被当作广告帖删除了,但是这个名叫the L的产品却引起了拉拉们的兴趣。

  “当时我们还只有iOS版,文章发布当天的下载量几乎破万。”鲁磊告诉猎云(微信:ilieyun)。

  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初心

  故事的最初和笔者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在2012年,两个男生——鲁磊和另一个直男工程师,创立了一个女同社交的产品,从想法的诞生,到找技术人员合作,到真正着手去做,到被苹果拒绝,到修改再提交,到正式上架,这一过程长达8个月。

  之后两个人又用了两年多的业余时间运营产品,慢慢积累了二三十万的用户。直到2014年7月,王忠平对the L进行了天使投资,之后两人才开始全职做这件事。联合创始人Sammy也是在那时加入的,Sammy本是the L的用户。

  鲁磊回忆道,见王忠平时,自己穿了一双拖鞋就跑过去了,大概就聊了15分钟,展示了一些核心数据。王忠平觉得数据很扎实,天使投资就这样被敲定。之后12月份,the L又获得信天创投、亚商资本百万美金Pre-A轮投资。

  学设计出生的鲁磊,学校和周围的朋友很多都是同志。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拉拉,一个服装设计师,有一段时间鲁磊觉得她好像不开心。凡是人,都需要爱情,至少需要陪伴。但这种温暖,朋友给不了。

  市面上男女生社交软件有很多,但是女生和女生之间社交起来就没有什么好的产品。她们还是停留在贴吧和豆瓣这样的地方,但是大家都是匿名社交,“能见度”其实很低。鲁磊觉得,自己一直是做互联网的,何不拉个小团队,先做出个产品用用看。

  “当时是没有任何的雄心壮志的,也没有想要做成一家多大的公司,要赚多少钱。当时只是想要做出一个产品给我的朋友用。”鲁磊向猎云表达了初心。

  有一天,鲁磊坐在北京的中关村创业街刷the L,刷出了一位编辑。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就见了面,聊了很久。这更加坚定了鲁磊做好这款的决心。the L的用户都很真实,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各行各业其实都有非常多优秀的同志,愿意坚持自己的审美,坚持自己的态度,用自己的才华为这个社会贡献一点东西。

  他希望不管喜欢男生还是女生,都应该过的很积极很快乐很向上,你就是最特别的那个你,不要被舆论压力、曲解和歧视影响,要活的更加快乐一些。

  the L的iOS版于2012年的11月份正式上线,鲁磊和搭档在业余时间来打理这个产品。后来又遇到一个用户,本身又是安卓的工程师。她当时在北京,就给鲁磊打电话,问需不需要一个安卓版。就这样一个上海一个北京,通过网络协作,the L的安卓版在2014年2月份正式发布。

  LGBT是一个很团结的群体,the L一开始就从关系入手来做一个社区,之后产品将主要针对L和B的人群,统称非直女社交。那时的the L将不仅是一款社交产品,还要以一种生活方式的形象服务于更多的领域。

  作为一个非直女社交软件,the L有自己的调调

  产品的名字其实是一个用户取的,鲁磊告诉猎云,有一部很有名的拉拉电影叫the L word,懂的就会懂,文艺又简单。

  the L核心只做三件事——脱单、交友和涨姿势。团队想要帮助用户找到对的人,结交新的朋友,获取一些跟拉拉相关的知识。

  秘匙功能则是the L的一个亮点,有很多用户还是会有一些顾忌,不太愿意放真实的照片。用户可以将这些照片都上锁,只有给对方发一个密匙才能看到自己的真实资料和照片。

  鲁磊认为,互联网的风潮一直在变,但有一个东西一定不会变那就是性取向。所以the L的长尾效应很强,从性取向来划分一个社区的逻辑一定也是成立的。从用户的留存和行为也证明了这一点。目前the L有200万的用户。下图是第三方机构于今年8月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出the L的市场占有率:

  但是现在很多同性社交的软件都会打黄色擦边球,在维持产品正能量的氛围和调性时,鲁磊认为最不能忘记的就是初心——希望能够帮助到自己的朋友,希望这个群体的人能够生活地更加光明和幸福。现在团队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叫热拉周刊,会邀请一些大咖作家和名人,来写一些健康的、有引导性的文章,引导大家进行交流。

  男同和女同之间其实差别非常大,有一个叫Zank的男同产品,将产品改了个紫色,发布了女同的版本,结果就挂了。男生是一种比较荷尔蒙的动物,还是以约为主,女同则是以聊、互动和关系为主,要求安全和私密性,联系更紧密。男同基本是陌生人社交,the L虽然也有陌生人社交的元素,但产品还有一个绑定情侣的功能,很多情侣可以一起来玩,记录在一起的天数。

  拉拉的产品相对男同来说没有那么爆发,是一个温和的生命周期较长的产品。在开始,the L花了很多力气去获取用户,女生对于社交产品在心理上本就有抵触意识,会以为是约炮软件,这个教育过程需要很久的时间。the L之后一旦走熟人关系社交,很多不太方便发在微信的东西,就可以在the L分享,可以提供更多使用场景。

  人口当中同志的基数基本上都是稳定的,跟人种和国家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国外LGBT的活动和意识更加进步一些,看起来比较显性,而国内的用户还是一种比较压抑和隐藏的状态。但国内的人口基数大,机会会更大一些。现在the L发布了简体中文、繁体中文和英文版。其中35%的用户在国外,大部分是华人学生。

  目前市面上做的比较好的三家拉拉社交软件,除了the L以外,还有乐do和Les Park。在产品形态上,热拉像是Facebook,另外两家则像贴吧和陌陌,差异化还是挺明显的。虽然一些功能看上去是一样的,但是社区的气质和产品的核心不一样,用户的感觉就会不一样。

  用户造就了不一样的推广和盈利模式

  2014年9月份,the L第一次尝试拍摄了一部2分钟不到的广告宣传片,广告片中所有的演员,都为the L真实的活跃用户。她们0片酬参演甚至自费飞来上海。

  到现在,the L已经发行了微电影《爱的未知数》、原创音乐MV《最美的决定》以及首部拉拉网络轻喜剧《热拉帮》,此外the L还与blued合作了公益出柜视频短片。对朋友、同事出柜很简单,但对于家人来说却很难启齿。热拉帮里也专门有一集是做出柜的,同志亲友会的妈妈们来参演。

  现在社会的大环境在变好,也来越认可同性恋。the L做了很多与公益相关的事,引导人们去理解去认可,也让大众看到他们的努力。线下活动方面,the L也很多城市的拉拉酒吧都有过合作。

  说到这,不得不说一下热拉和blue的合作。两支团队曾合作过两届粉红经济调查,针对gay和拉拉的消费指数,消费行为进行调查分析,并开过发布会,数据对于团队自身来讲很具有很多指导性的意见。

  对于这样的合作,鲁磊笑谈,因为天下同志是一家,本来优质资源就稀缺,所以合作就显得水到渠成了。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对方的不容易,愿意互相帮助。

  选择这些推广方式,一方面是团队的能力提升了,能把控的东西变多了。另一方面是因为从用户当中获得的资源也变多了。就比如热拉帮这部片子,第一集上线的时候,the L从社交总榜上升到了第九名。这部片子的导演、演员、编剧包括摄制组的很多人,都是热拉的用户。这部片子从选名到演员的甄选都是从用户中互动投票来的,是一个纯粹的拉拉团队制作的拉拉影视剧。所以说用户的资源到现在都是the L很宝贵的一个财富。

  最近,团队开始尝试一些商业化的模型一是影视文化。影视有赞助,热拉周刊的文章可以打赏。另外增值服务也是一块很好的空间:the L有表情商店和会员机制。三是电商这块,卖的不仅是东西,也有可能是服务。在实物方面,团队帮一个漫画家用户卖她的书,在热拉连载并可以直接购买。还有和艺术家用户合作的手机壳等等周边,以一种潮牌的形式发售在良仓等比较文艺的店。服务方面,团队跟新西兰的一个机构合作,提供结婚、度蜜月、拍婚纱照的一条龙服务。前段时间还送用户去台湾,边旅行边交友,提供一些定制化的体验。此外,还与国内唯一一家申请到不孕不育咨询的机构合作,可以送用户去国外生孩子。

  我们把觉得有可能盈利的模式都试一下,去发现自己有哪些不足,需要哪部分的能量。鲁磊说道。

  在困难和问题中历练成长

  谁也没想到,发展很顺利的the L,他们的服务器曾被恶意攻击过好几次,有一两次甚至导致服务器瘫痪达两天之久,产品界面也被恶意篡改,伤害用户。当时对安全的防患意识还不强,事件发生之后,团队就开始着手于安全的建设。虽然不清楚是竞争对手还是反感同志的人,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打压,the L的抗攻击能力才变的越来越强。

  除了找人找钱这种与其他创业者类似的困难,热拉的困难更多的是来自大众和政策,不能很公开地去宣传一些东西。

  在团队内部的管理上,鲁磊坦言跟自己的性格很有关系,他认为人是需要自管理的。相较于市面上有的产品只留下了创始人,有的创始人被赶走了,the L的团队相处的还算很和谐。每隔一周,团队都会有一个早餐会,围在桌子边讲一些对公司的意见,或者分享见闻。“大家对我的批评都很坦诚。”鲁磊大笑起来。

  在招人时鲁磊对性取向没有要求,但是一定要接受LGBT这个群体,热爱这个事业。他开玩笑说,公司内部有个口号叫不歧视异性恋。

  他认为,the L在新用户融入社区的引导方面做的还不是很好,社区的趣味性也还不足,新版本即将上线,产品会有更好玩的点出现。

  鲁磊说,在团队力量不够强的时候,对用户说的更多的是抱歉,因为那时候没钱买更好的服务器,所以产品在使用的体验感上做的还不够好。如果将来有什么会制约团队发展的话,那一定是能力不够——没有能力做出好的产品,没有能力开拓这个市场,没有能力做好技术。

  延伸阅读:

  恐怖网游神秘世界玩家为诺奖获得人马拉拉基金募资

  对话拉拉公园:15人咋“养”起150万女同

  薛蛮子出狱后第一笔投资:女同社交APP拉拉公园

  女同社交APP拉拉公园获薛蛮子数百万Pre-A轮融资

  货运平台“货拉拉”获1000万美元融资

  “拉拉(LaLa)”:专属于LES的女同交友软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
  • 编辑:崔雪莉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