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生活  电脑网络

荔枝FM:一个文艺的逆袭

荔枝FM:一个文艺的逆袭  : (荔枝FM创始人赖奕龙) 赖奕龙坐在绿色的沙发上,他穿着白色棉布上衣,卡其色九分裤,有时候把洞洞鞋也脱了,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

  : (荔枝FM创始人赖奕龙) 赖奕龙坐在绿色的沙发上,他穿着白色棉布上衣,卡其色九分裤,有时候把洞洞鞋也脱了,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拍照的时候,摄影师让赖奕龙听音乐好进入状态,他选择了DaftPunk(傻朋克),一支将对其的蔑称作为名字的乐队。...

  赖奕龙坐在绿色的沙发上,他穿着白色棉布上衣,卡其色九分裤,有时候把洞洞鞋也脱了,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拍照的时候,摄影师让赖奕龙听音乐好进入状态,他选择了DaftPunk(傻朋克),一支将对其的蔑称作为名字的乐队。

  音乐一响起来,原本看上去还算安静的赖奕龙,开始随着节奏摇摆,甚至还弹起了空气吉他。在投身互联网创业之前,这个中年男人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他做过一年的DJ,甚至在1999年组织了一场摇滚音乐会。

  很多人也许在赖奕龙开发的短信平台“企信通”上发过信息,也可能在他的摩网上玩过wap游戏写过日志那时候的赖奕龙穿Polo衫,办公室里放着老气的蝴蝶兰,一开口就谈商业模式,但他私底下却爱着黑胶、爱做法式甜点。

  私人志趣和现实事业的,一直伴随着赖奕龙,直到他开始做手机APP“荔枝FM”。他的公司也从广州CBD搬到了现在逼格更高的老别墅里,手握经纬和晨兴两家知名创投的资金。

  去年10月荔枝FM才刚在苹果商店上架,但目前已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荔枝FM最大的特点是它轻松就能和混音的操作方式,赖奕龙的目标就像APP的界面上所写的那样,“人人都是主播”。

  它打开的首页不是列表,而是一个大旋钮和一个模拟的调台面板。奶白色的收音机样式有种温暖的年代感,在现在这个讲求视觉设计扁平化的时代,荔枝FM固执地立体仿真的风格,给人恋物的快感。

  赖奕龙也注重很多细节,比如在录音的时候,右侧的滚轴黑色的带子就会增多,收听节目缓冲的时候,你甚至会听到收音机搜不到节目时候的沙沙声。

  “你看,这里面其实是有光影的,”赖奕龙掏出手机,指着荔枝FM的主界面,“有一个从上而下的光,阴影我们也没有处理成简单的一块灰色”,说罢,他发出了赞叹的一声“啧”。

  赖奕龙对光影的理解,来自于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而播放界面设计的灵感则来源于博朗的rt20收音机,录音界面灵感来源于博朗tg60磁带录音机,这都是博朗在1960年代的经典产品。

  尽管这个简洁的界面曾受到业界的质疑,然而事明用户是喜欢的。“因为这个页面能让人安静下来。”赖奕龙说。

  荔枝FM是很安静的,听友之间不能互动,没有评能,只能和播主私信往来,它甚至不主动推送,因为会“打扰用户”。它的使用情景更多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所以荔枝FM现在的副标题是“睡前暖心”。

  赖奕龙用自己在文艺方面的高逼格,在产品体验的第一槛上,轻松地抓住了用户的好感和好奇心。

  俞剑是一名节目的老牌听众,他在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得到一台TECSUN收音机,几乎每天都听着中央人民入睡。高中和大学他都是在浙江杭州度过的,晚上就寝之前,和室友们一起分享万峰老师的节目,听万峰老师怎么把来电咨询情感问题的人骂个狗血喷头,感觉后劲十足。

  而后他开始接触到PC端的网络收音机,到现在开始用荔枝FM。“现在想起来,万峰神马的弱爆了。”俞剑说:“在民间,人们有搞基实验报告,有大学女寝神吐槽、尴卵尬”

  荔枝FM吸引了许多主播,央视主持人王凯在荔枝FM上给孩子们说故事;糖蒜、坏蛋调频这些网络播客也来了;还有那个“女汉子卧谈会”,一寝室女大学生随意又呆萌地说着冷笑话,笑声放肆地吐槽生活,进入了荔枝FM收听榜前十名。

  目前排名第一的是“昨天的现在的未来”,是一个叫“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的女生说自己的生活和。

  其最新的一期,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我何尝不想设计自己的命运,但仅凭这点任性,是撑不过余生的”。这种在共鸣点上无限深入和受众细分的表达方式,是任何传统都给不到的。内容上的UGC模式,不仅达到了内容和用户的细分,还发扬了互联网内容自产自销、去中心化的长尾优势。

  事实上此前就有一些人嗅到了声音领域的可能性,从2012年开始,国内就出现了一批声音应用,一类是已有一定名气的原创网络主播开设的APP,比如“糖蒜”;一类是类似于“蜻蜓FM”,把各地传统的平移到手机端,没有录音功能。

  最接近荔枝FM的就是“喜马拉雅”,但比较起来,喜马拉雅更像一个声音的优酷,在发布声音和界面组织的方式上看,更像声音的微博。而其功能上只是单纯的录音,比较简单。

  “怎么让用户更方便地成为手机上的主播?”这才是荔枝FM最独特的地方。

  很难想象,逼格这么高的赖奕龙,在两年前还穿行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做的是农民工的网络社区。

  《创业家》前主编申音曾经写过一篇叫《W和L》的文章,描述的两个创业者,分别代表中国的互联网成“精英的互联网”和一个“隐藏着的互联网”。

  其中一个留美归来,猫在中关村,是国内把玩Facebook、Twitter的人,很容易对号入座,这个W就是王兴。

  另一个是关心农民工和蚁族,在夜宵摊上和他们拼酒扯淡,还觉得富士康十六连跳和自己息息相关因为他们和的联系就是手机,他做这一块,本有责任让他们更快乐。这个L就是赖奕龙,但鲜为人知。

  在2012年年底之前,赖奕龙所做的项目叫可以理解为农民工的Facebook。很多行外人都觉得,农民工是一个没有消费能力的群体,其实不然。

  赖奕龙曾经拉着好友,《城市画报》前执行主编黎文说,你知道么,农民工他们融不进城市也回不去,会购买qq等级,甚至拥有小米,以此获得认同感。赖奕龙决定要做一个实名社区,给他们一个上的家。

  为了接近这一群体,他和同事扎根在深圳富士康工厂旁,每天在工厂门口发,用户很快发展到十几万人。

  经纬和晨兴两家创投先后对183.cn进行了投资。但黎文却发现了赖奕龙的“”。

  那时候赖奕龙穿短裤和拖鞋,骑单车上班,就是典型的“屌丝”,回家却换上另一套衣服做起法式甜点。“他可能内心不是很喜欢这个产品。”黎文说。

  赖奕龙隐约也有同感,有一次,他去成都做183.cn的线下活动,做到很晚,回到广州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或许是低血糖的缘故,赖奕龙两眼一黑晕倒在机场,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他用孤独和苍凉形容当时的感受。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所谓的“世界”。赖奕龙坐在有黑胶唱片和书围绕的家中自问,创业失败的几率很大,但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即使失败,依然享受过程的?

  他想起了自己多年前做DJ的日子那时做一档情感类的节目,下班已经深夜一点,即使是在冬天的寒夜骑车穿过整个城市回家,内心却很快乐,“因为那是自己喜欢的”。

  最终还是更值得去做。从国外的数据来看,比如立志做“音频中的YouTube”的“Soundcloud”,用户从百万增长到数千万;另一个方面,手机上有摄像头有话筒,其他领域的应用早就加以利用,声音领域却相对空白。

  荔枝FM联合创始人魏雷在去年11月加入荔枝FM,他说他决定入伙的一个因素是:“我知道一个会做马卡龙的巨蟹座男人,一定是对品质有要求的。”

  合作至今,魏雷对赖奕龙最深的印象就是细致,他会纠结界面旋钮上下一毫米,会纠结模拟的频道面板在夜晚要不要有的灯光效果,好给人温暖的感觉。

  和赖奕龙合作多年的荔枝FM首席技术官丁宁明显感觉到,比起183.cn的阶段,赖奕龙在这个项目中的主导性强了很多。他不再是和用户群体完全不同的局外人。

  赖奕龙在荔枝FM也有个,叫“深夜谈歌”,放粤语老歌,排名很靠前。荔枝FM的投资方,经纬创投的副总裁茹海波也是的听众。

  从183.cn这样“屌丝”的一个公司到荔枝FM这样的文艺公司,相比起茹海波的“值得试一试”的判断,晨兴创投的刘芹则有更多顾虑:“如此大的市场跨度,团队如何能够调转得过来?”

  经纬方面的是做一个语音版的糗事百科那样的东西,但是赖奕龙自己的文艺调性,要走有情感有温度的线,每个背后都要有主播,要人和人的交流。

  最困难的问题是,如何确定用户需求。播客似乎在国内并不受欢迎,赖奕龙用爬虫软件统计过,中文播客只有4000个,活跃的只有2000多个,而且使用手机收听,流量耗费大。

  因此,赖奕龙采取了精益创业的思,进行小成本的试错。所谓的“精益创业”一词,来自畅销书《TheLeanStartup》,即产品设计不再由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主观臆断,一切全凭用户需求说了算。

  赖奕龙先在去年3月做了微信平台,接入产品雏形,让500个愿意合作的优质播客将节目放进后台,当用户想要听歌时,向号发一个数字“1”,号就会随机回复一条节目,这个基本功能后来转变成了APP上的旋钮。

  两个月下来积累了5万多粉丝,用户增长速度并不如预料的快。赖奕龙的团队很快进行调整,推出了“标签云”,以协助听友找到自己喜欢的,粉丝数量一个月后增长到100万,日活跃用户20多万。投资方看到这些数据就放心了。

  不过这只证明了听众数量,如何鼓励和帮助人们成为主播,去制作内容才是最具创造力的部分。

  黎文对赖奕龙说,你先帮我解决录音问题。“要在电脑里面搞一堆硬件,外接声卡、调音台,再接一堆的线一堆话筒,录完之后又编辑,太痛苦了”。用户会被吓跑的。

  同样感到痛苦的,还有赖奕龙在工作的朋友,有很多人虽然有才华有观点有好声音,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成为主播发声,即使成为了主播,说的或许也不是自己本人最想说的话,做的不是自己最想做的节目。

  然而如何用手机就能音质优秀的节目是一个技术难题,这也是APP在去年10月才上线的原因。现在在荔枝FM上,录音有自动降噪,也可以简便地进行音乐混音。

  目前荔枝FM上的已接近30万,茹海波看了上线半年的用户增长曲线发现,它和经纬投资的另一个APP“陌陌”早期的增长曲线一致,是快速而健康的。

  当然的产品形态也会带来诸多问题,由于鼓励自的生长,不免会产生很多劣质的内容,也会带来很多风险。

  荔枝FM对于的审查是分很多级的,根据注册的关键字来划分。“有一些风格稳定,内容也非常稳定,像妈妈讲故事这种,你没必要每一期都审得很紧嘛。”赖奕龙告诉记者:“我们还有一个十多个人的兼职审查团队,对一些的每一段都要听,量大的话需要外包给几百人的团队,在中国这些都常成熟的了。”

  在荔枝FM四十多人的团队里,三分之二的人员是技术人员,这些常自嘲为“IT民工”的人,每天有下午茶吃,午饭也有阿姨来做,赖奕龙甚至空出了顶层的空间让同事们睡午觉。“做这行,最重要的还是人!”

  他鼓励员工去旅游,自己也是旅游达人。很多他的朋友和同事都叫他Marco,这是他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因为会让人联想到马可波罗”。

  至于盈利模式,赖奕龙还没怎么想过,因为他相信只要有用户并且用户喜欢产品,商业模式必然是会寻找到的。

  他喜欢举微信的例子,“当时也没想到会有微信支付啊”。赖奕龙目前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大方向是内容免费,或许会做粉丝经济。“我们觉得盈利不是特别着急”他把一颗小番茄放进了嘴里,那是他公司每天提供的下午茶里的水果。

  在荔枝FM上,有一档由前凤凰卫视名嘴梁冬和著名经济观察员吴伯凡打造的节目,叫《冬吴》,吴伯凡在节目里的一段话,就像是专门说给赖奕龙听的祝语。

  “信息在很多时候是不值钱的。什么值钱呢?是信息的通道”。《冬吴》无疑在这个极度膨胀的信息社会,开辟了一种颇具意义的“信息传达通道”。而荔枝FM正是看准了以声音作为信息通道的价值。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吴京代言的王者传奇手游

  吴京代言的王者传奇手游是一款大型中国古典风格的ARPG手游电脑版本, 游戏美术设计上汲取了东的美术元素,使用玄幻而写实的美…[详细]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