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健康生活  健康热点

禁止代孕改为规范代孕 你怎么看

禁止代孕改为规范代孕 你怎么看 在现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基础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新增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对于代孕不应一棒子打死,禁止代孕可改为规范代孕。…

  在现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基础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新增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对于代孕不应一棒子打死,禁止代孕可改为规范代孕。

129156108.jpg

  一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认为,如果法律对代孕一棒子打死,地下代孕可能会继续存在,一些有代孕需求的人也许会选择允许代孕的国家,因此,是否从法律层面禁止代孕应该慎重考虑。

  而另一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则支持禁止代孕,在他们看来,目前代孕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些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也在非法实施代孕,一些中介组织在“地下”非法采精、供精、采卵、供卵、搞代孕等。

  声音:禁止代孕改为规范代孕你咋看? 7成市民认为该禁止

  代孕问题涉及到伦理、法律甚至妇女权益保障等诸多问题,也关系每一个公民的生育权,公民可不能置身事外,禁止代孕还是规范代孕,你咋看?记者通过电话、qq和微信、微博随机采访了50名网友,其中38人认为应该禁止代孕,占到采访总数的7成多。禁止代孕还是规范代孕,听听他们咋说。

  支持规范代孕说:代孕有客观需求 禁止没法生育的人咋整

  “作为一位母亲,我能理解不能生育的那群人的心理。”家住南岸区融侨苹果城小区的张小姐是一位1岁多孩子的妈妈,在家全职照顾孩子。她告诉记者,当前,有许多人因为一些原因无法生育,需借助辅助生育才能实现生育权,代孕可以给他们的家庭带来希望。

  张小姐认为,就算国家禁止代孕,仍有一些人会私下偷偷做,也有一些机构在私下偷偷做代孕的事情,很多都不规范,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如果禁止代孕改为规范代孕,做代孕的家庭就能享受正规、安全的代孕,不然都跑到国外去找代孕,问题也会很多。”

  在重庆渝北区某会计公司工作的白领李小飞说,现实生活中,有的家庭因为生不出孩子而离婚,如果在男女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通过代孕保住一个家庭,也不是坏事呀。

  代孕应被禁止说:代孕有悖伦理 可能产生一系列伦理问题

  禁止代孕变为规范代孕,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态度。在渝中区一民营企业从事法律工作的赖酉寅认为,代孕违背了伦理。他说,代孕出的孩子属于谁?由此产生的纠纷,该如何处理?

  到目前为止,世界多数国家仍严格禁止代孕,大部分欧洲国家立法禁止代孕行为,其中包括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网友@张幸福 说,禁止代孕改为规范代孕也许会是社会进步,但是,以目前的社会背景,还无法实施到位,“什么情况下代孕属于合法,谁来监督,产生的伦理问题如何解决,都需要做很长时间的考察。”

  渴望代孕者说:把代孕当做生娃的最后“稻草”

  代孕是将不孕夫妻的精子、卵经过试管婴儿技术培养成胚胎,移植在代孕妈妈的子宫里,直到出生;或者将需求方的精子送入代孕母亲的体内,在体内受精并完成怀孕。不少不孕夫妇或者失独家庭,为了有个“自己的”小孩,会选择代孕方式。

  然而,有不少报道称,近年来仍是非法身份的代孕十分火爆,有些中介一年能代孕超过200个孩子,刨去买卵子、找代孕妈妈的费用,再刨去给黑诊所的手术费等费用,代孕顺利的话他们一单最多能挣40万。现实却是许多家庭为了做试管婴儿,投进去几十万或者几百万都没能成功。

  对于家住南岸区七公里的中学教师刘锐(化名)来说,代孕也曾是他和老婆之间的一个话题。结婚多年,他一直没有孩子,因为老婆不能生育,试管婴儿也做过几次,还是没办法,家里长辈一直催着他们离婚。刘锐坚决不肯离,后来就有亲戚朋友建议,可在征求老婆的同意下寻求代孕。

  “老婆也主动说过这个事情,她的态度比较平静,说如果要找代孕也可以,可问题是哪里去找?”刘锐说,有朋友还建议去美国找代孕妈妈,要花费好几十万,完全负担不起,如果能规范代孕,可以进行正规代孕,那么他和老婆也就可以不用离婚,长辈也能抱孙子了。刘锐也希望,代孕能够被规范,而不是被禁止,这样他们也会多一份希望。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代孕或能缓和家庭矛盾 应逐步开放

  “代孕实际上是对不孕夫妇生育权的尊重,生育方式选择权是生育权的基本内容之一。”据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周天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说,从生育权的角度来讲,不应该非法剥夺不孕夫妇通过代孕技术获得子女的权利,代孕也有利于缓和家庭矛盾,保障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是对不孕夫妇隐私权的尊重,是对代孕母亲身体权的尊重。

  “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对于代孕的技术、伦理和法规都发生了变化,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允许代孕,经历了从全面禁止到逐步开放的过程。”周天鸿说,应该说整体趋势对代孕是从歧视到理解,从禁止到部分开放,再到开放。建议对这一规定要再研究考虑。

  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表示,2014年她做全国失独家庭的调研时发现,有些失独家庭希望政府帮助他们再生一个孩子。她举实例说,一个失独家庭由于女方失去了生育能力,想找代孕可花不起钱,最终只能双方离婚,男方又组建了一个家庭生了一个孩子,留下女方孤独一人,“当时他们特别想政府帮忙。我们去年写失独家庭调研报告中,提出的一个建议就是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用最便宜的钱帮助失独家庭再生一个子女”。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明雯说,代孕关乎人类的繁衍生息,涉及人类的发展问题,必须深入思考,审慎判断,不能轻易下结论,不应当一棍子打死,应该将其中一部分合法化、规范化,在全面调研论证的基础上制定一个专门的辅助生育法,对代孕的概念、合法和违法的情形、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作出详细决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
  • 编辑:崔雪莉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