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城市生活  城市热点

郑秉文委员尽快修改社会保险法以立法推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郑秉文委员尽快修改社会保险法以立法推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郑州市人民郑州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特殊津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郑州市人民郑州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特殊津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是国内外享有崇高声望的社会保障专家。近日,他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2010年10月颁布的社会保险法已严重滞后于社会实践和制度发展,将有可能成为社会保险制度的制约因素,尽快启动修订社会保险法。

  这位专业背景为经济学的专家,却对法律格外青睐,历来主张“没有立法就没有社保”。

  郑秉文说,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是以立法建设为基础的,可以说,社会保障是依法执政的重要表现,是依法行政的典型行为,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和国家最典型的立法组成部分。

  党的十九大报告第八部分“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对七个问题作了如下论述: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提高就业质量和人民收入水平;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有效。

  郑秉文说,这七个问题归纳起来就是民生领域的“五个短板”:教育、就业、社保、脱贫、健康。

  至于如何补短板,郑秉文认为,就是要以立法来推动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从基本民生和公共财政的角度看,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立法能比社会保障更接近依事了。”

  曾任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的他,也是2017年11月面世的《世界社会保障法律译丛》的组织者,经过对国外社保制度的观察与研究,他发现,在很多国家,社保支出是国家最大的支出项目,是的第一支出项目,是受到法律和制约的重要支出项目,任何社保制度的首先表现在修订立法上,任何待遇水平的变化也首先表现在修改立法上。

  郑秉文将发达国家社会保障制度发展史的首要特点概括为“立法先行、及时修订”。比如,美国1935年通过的《社会保障法》,早在1935年立法之前,几乎没有人使用“社会保障”这个词。

  发达国家社会保障立法的修订常及时、非常频繁的。美国《社会保障法》刚颁布时也不太完善,篇幅不是很长,但是,83年过去了,经过无数次修订,篇幅已达215万字(中文版)。相比之下,我国的社会保险法只有1.1万字。

  郑秉文提出,有些制度已经合并,原有名词概念和制度形态已不存在。例如,社会保险法“国家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和“国家建立和完善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但事实上,这两个制度已于多年前就合并为“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社会保险法“国家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国家建立和完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但早在两年前这两个制度已经合并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生育保险也在前年开始与基本医疗保险制度逐渐合并。

  同时,有些制度已经建立,原有模棱两可的表述已显得不合时宜。例如,社会保险法“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工作人员养老保险的办法由国务院”,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国务院已经发布了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制度的文件,正在进行中。

  社会保险法“社会保险基金在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国务院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体制已建立起来并实际投资运营一年多。

  社会保险法并没有对长期护理保险作出规范,可前年这项已在15个城市进行试点。

  尤其是有些重要已显得落后,需要重新讨论并作出符合世界潮流的。例如,关于养老保险缴费满十五年可以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关于“达到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不足十五年的,可以缴费至满十五年,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关于养老保险“个人死亡的,个人账户余额可以继承”的,关于医疗保险“达到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达到国家年限的,退休后不再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和“未达到国家年限的,可以缴费至国家年限”的,关于“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的人员经费和经办社会保险发生的基本运行费用、管理费用,由同级财政按照国家予以保障”的等等,显然需要统一认识,确立新规范,推动全面深化。

  此外,有些始终悬而未决。例如,关于基本养老保险实现全国统筹、其他四项保险实现省级统筹的,社会保险费实行统一征收的,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制和建立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的,建立社会保险信息公开披露机制和建立社会保险监督委员会的,等等。

  郑秉文认为,类似这样的自通过社会保险法以来并未很好落实,应借修订社会保险法之机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推动,以维律的严肃性。

  对于郑秉文来说,将来的立法指向应该是一部全面的、既包括缴费型社会保险,又包括非缴费型社会福利的社会保障法。

  郑秉文认为,如果有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囊括了全部“大福利”的内容,那么,缴费型社会保险与非缴费型社会福利的配合、各项福利项目之间的配合、各个行政管理部门的配合、各个税收优惠制度的配合就显得十分和谐。

  据郑秉文介绍,我国社会保障相关法律制度的建立整体来看,是自下而上的。但是,由于初期,对相关制度的认识还比较模糊,学术界也是从零起步,所以比较笼统。

  其后,中央对试点的成功经验加以普及,然后一个险种一个险种的推出,20世纪90年代末又对这些险种进行规范,于是出现了失业保险条例、工伤保险条例等。

  “我们的社会保险制度建立是这样一个径,从‘摸着石头过河’开始,逐渐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郑秉文说。

  也正因为这样一个立法径,目前来看,我国社会保险法就只负责社会保险,其他来自财政转移支付的各项福利制度则不包括在内,而是分散在其他不同的由不同部委主导的其他法规政策里。

  在他看来,社会保障法是一个终极理想,从社会保险法最终社会保障法,是社会立法的一个必然。“社会保障立法对社会保障制度的选择和发展太重要了,对国家是否能长治久安和充满活力来说太重要了。”郑秉文说。

  多部委密集部署新年工作 这些重要举措事关每个人2018年新年伊始,多部委密集召开年度工作会议,研究部署新一年的工作。从各部门的政策信息来看,诸如严打涉医犯罪、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开展扫黑除恶等等,诸多关注度较高的举措将在今年落地施行。…【详细】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