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城市生活  城市流行

小奶狗”“戏精”…网络流行语是怎么把你变浅薄的?

小奶狗”“戏精”…网络流行语是怎么把你变浅薄的?  形容中年男人就是“油腻”,表示支持就是“打call”,你有没有想过,在没有这些网络流行语之前,我们是怎么表达同样意思的?不自主地用流行语多了,又会对我们的思维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知道你看到这些例子是什么感受…

  形容中年男人就是“油腻”,表示支持就是“打call”,你有没有想过,在没有这些网络流行语之前,我们是怎么表达同样意思的?不自主地用流行语多了,又会对我们的思维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知道你看到这些例子是什么感受。反正我是先去洗了下手,又泡了杯茶,平复了一下心情,再回来继续写……

  我一直对别人说:如果你想提高表达能力和思考能力,那么第一步,就是多看一些严肃的文本,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热点词、流行词、网络用语。

  有一个段子:同样两个人,看到夕阳下的美景,一个人会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另一个人只会说“卧槽” —— 差距就在这里。

  倘若你看到夕阳,看到高山,看到大海,看到夜幕下不停翻卷的浪花,看到博物馆里的司母戊鼎和蒙娜丽莎,你心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全部都是:“卧槽,好美!”你还会觉得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吗?

  这就是我想说的:大多数网络流行语,让人变得低幼化,情绪化,直觉化,它们是深度思考的大敌。

  这句话看似很耸人听闻,但并没有夸大。原因很简单:语言不仅是我们思考的质料,也是对大脑的刺激。

  不要认为学习就是坐在书桌前翻书、听课,这才叫学习,不是的——学习的本质是建立大脑间概念和知识节点的联系。它由什么所产生呢?刺激。

  也就是说,我们日常生活中,只要接触到信息——包括读书,看网络文章,跟朋友聊天,看综艺节目,看广告,等等,都是在学习。只不过程度深浅不一罢了。

  这不是,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就提过:大脑是具备可塑性的。在我们一生中 (主要是前30多年),它的形态和结构,会随着我们的学习和刺激,不断发生变化。

  所以,为什么读惯了号上的碎片文章,就很难看得下长篇大论的书籍了?很简单,因为你的大脑已经习惯了碎片化信息的刺激。它已经被惯坏了。

  同样,我们日常接触到的各种语言,也在潜移默化地对我们产生刺激,塑造着大脑。它们会改变我们认知、思考和表达的方式。

  而大多数网络语言恰恰都有这样的特点:通俗,浅薄,低幼。否则它就难以被大众所接受,也就流行不起来。

  很多人反驳网络语言论的论调是:语言是在不断往前发展的,被人民接受的网络语言,终会成为主流。我们应该接受它,而不是故步自封。

  这个说法很对,我们当然不应一套话语体系,而是要不断去活化它的生命力。

  洪荒之力,撩妹,友谊的小船,套,一言不合,葛优躺,吃瓜群众,小目标……

  这些可都是2016年最热门的网络流行语。但如果今天再拿出来,我想,你只会感到满满的尴尬。

  甚至都不用追溯到那么远,就拿年初的佛系、戏精、diss、油腻之类的词,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用?

  每年春晚,都会有一个保留节目,就是猜测今年的春晚又会有什么烂梗。而央视确实也不负所望,每次都会借某些明星之口(通常是冯巩老师),说出一些早已过时的流行语,让大家感觉,央视努力想跟网民沟通,却每次都把力气用错了地方。

  所以,既然大家早就知道:大多数流行语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它们很快就会过时——那为什么还要去用呢?

  我经常见到这种情况:一个词火了起来,各种对话、朋友圈、号文章,纷纷就想尽各种办法用起来。哪怕看上去十分生硬,也要拼命往上凑。

  一个词火了起来,立刻把它用到日常生活里,很多人正是凭借这一点来表现:看,我是一个多么紧跟时代潮流的人。

  而这个词过气了,同样也是这些人,率先将其抛弃,并嘲笑、揶揄那些还在使用的人,来获得信息差的优越感。

  我当然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是请注意,我并不是在他们——说实话,这并不是他们的错。

  在读一些文章的时候,你可能会见到这种情况。有些作者,喜欢用一个术语、缩写,然后再打个括号,解释这个词的意思,比如:

  随着新多种形态的发展,传统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见)的模式正在转型。

  像这个例子,既然作者都特地解释了KOL的意思,那为什么不直接写传统意见呢?既省力,又能让更多的人理解。

  因为,在作者的语境和思维模式中,KOL已经是一个基本元素。拿我自己来说,让我写意见而不写KOL,我会感到十分不协调。

  这种现象是什么呢?不是作者自己想写KOL,而是KOL这个概念,借着作者在表达出来。

  我们都知道,视频网站有一种弹幕文化,就是刷队列。当一个队列出现的时候——比如满屏的“666”,你想表达时,会特意去写“厉害、牛叉”吗?

  这个时候,你是主动想去表达“666”吗?其实不是。是整个驱动你去这样做,你只是语言本身所表达的一个媒介。

  这就是海德格尔(哲学家)对语言的观点。他性地解构了传统观念中,我们对语言的主客体视角。

  他认为,每个群体都有其独特的语言体系,它会形成一个“场”。个体想要融入这个群体,想得到认同,就会(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使用这些语言。

  但通过用主体间性,可以获得什么效果呢?懂的人会立刻找到共鸣,感受到我们是一样的人;而不懂的人会借由这种微妙的陌生感—— 看似认识,但却不完全理解,获得到一种“他真厉害、懂得真多”的距离感。

  我们所使用的语言,就是一个标签。它不但表达了我们的态度、内容,同时也在传达一个信息: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中。

  通过语言,一方面,强调群体的共性;另一方面,强调群体间的差异,来进行和获得反馈。

  回到文章最开始,我想说的是什么呢?网络流行语在借着你,延续自身的存在,并且在不断地你。

  很多时候,语言是没有办法100%精准传达思维的,但我们可以通过对语言的优化,不断地去寻求平衡点,达到更加精准的表述。

  这套语言系统,将成为你的交互方式,你的身份认证,乃至于,你的思维本身。而不是无论看到大海、高山还是蒙娜丽莎,都只会用一句卧槽!

  打个比方,由于通胀,我们的资产每分每秒都在贬值。唯一保值的方法,就是找到合理的投资增值方式,来跑赢通胀。

  同样,我们的日常生活、工作中,无时无刻,都在被各种浅薄、通俗、低幼的信息和语言所包围。要想不被,最基本的方式,就是尽量不看它们。

  多读一些严肃的文本,少看、少用乱七八糟的流行语。它们正在潜移默化之中,摧毁你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这里的关键是什么呢?既然语言会主动言说,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通过群体对语言的规则,来运用语言?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我说“猫”的时候,这是不带任何感彩的。但当我说“喵星人”时,往往意味着什么?一种正面的、喜爱的情感。

  也就是说,你要去了解对方的语言方式和规则,站在为我所用的角度,去主动优化和运用。

  最核心的还是这句话:对语言和思维,要保持主动性,不要反过来被它们影响。不要成为语言的奴隶。

  贾宝玉不说我爱你,他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夏目漱石不说我爱你,他说,“今晚月色真美”;蝶衣也不说我爱你,他说,“就让我陪你唱一辈子戏”。

  V视|新时代湖北讲习所●专家百课4月4日将推出专题《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