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休闲生活  影视娱乐

《大圣》受情怀捧 也为其累

  《大圣归来》在金马奖角逐最佳动画长片,惜败给《麦兜:我和妈妈》,制片人网络炮轰,怒斥不服,声称“可以健康面对公平竞争下的结果”,暗指输得冤枉,并将金马奖谓之“自娱自乐”。此言一出,这部国产动画中的黑马所吸引的万千“自来水”们,这次也选择帮理不帮亲。毕竟,暂且不说这番言论中的“自娱自乐”之说,误把港产麦兜与台湾金马奖混为一谈,其莽撞小气的姿态,也不禁让大圣的拥簇者们为之汗颜。

《大圣》受情怀捧 也为其累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两部动画长片的共通之处的确不少。最典型的例子,二者的主人公,麦兜与大圣,二师兄与大师兄,就都是情怀的产物。然而,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九龙大角咀土生土长的小朋友,由麦加碧和谢立文夫妻联合创造,从2001年开始的系列作品,春田花花同学会、鱼丸与粗面、菠萝油王子、麦太厨房、校长与Miss Chen……观众见证着它一点点长大,穿梭于各个时空,又离不开香港的底色,笑眯眯地温暖人心,在不同情境里继续资质平平又正直善良的小人物故事,几乎是建立起一个世界;后者则是中国经典神话中的大英雄,《西游记》的典故陪伴一代代人成长,九九八十一难的取经之旅大众耳熟能详,《大圣归来》的情节,是建立在其上的变体,江流儿和大圣的闯关故事,妖王捉弄,正反派交锋,改写再改写,波折重重。

  换言之,前者生产情怀,贯彻十余年的底层叙事、鸡毛蒜皮的本土意识,加上母与子的亲情主题,借助简单的画风,观众可以轻易从麦兜身上代入自己的影子,看到成长的孤独,城市的湮没,重获一种远离繁忙的现代生活与成人世界的天真懵懂。后者则是主打热血牌,正如它所得到的最重要评价之一,一个字“燃”,让观众来到电影院享用光影大餐,彻彻底底地投入并陶醉一把,又有诸多配角与细节的填补,依靠角色之间的人情味冲淡高大全的形象塑造,进而唤起扎根心中久矣的中国英雄意识,将他们对于大圣的情意结,转嫁到电影身上。

  同时,不可否认的是,相对于细水长流,或者说已经成为文化符号的麦兜,“大圣”这个借来的主人公,之所以能获得的压倒性口碑,与这部电影在概念上的革新不无关系。在大圣之前,大陆动画给人的印象是低幼化,喜洋洋、熊出没,或粗糙乏味,或充满过于强烈的教化欲望,或采取直奔主题的叙事方式。《大圣归来》的突破,不仅在视觉影像画面的处理上细腻很多,更因其突出“人性”,而在想象力上获得飞跃——起码,这是一个稍站得住脚的故事,故而在国产动画的格局中看,《大圣》固然凸显了前所未有的水准,而当它与《麦兜》较量,是存在短板的。举个例子,孙悟空教育江流儿要勇敢坚强的一幕,如果换作麦兜会如何实现呢?想必是断然不会出现这样宏大的词汇的,有可能只是在旁白时的一句“每次我感觉很聪明,每次我感觉很勇猛,每次我感觉很灵巧,我都真切地感觉到,我和妈妈在一起。”或是“面对人生,妈妈把能输的都输了;面对人生,她把能赢的也都赢了。她把输的留给了自己,赢的留给了我”,又快乐又忧伤,润物细无声地触及内心的柔软处罢了。

  受情怀所捧,也为情怀所累。更何况,当平等地站在奖项面前,《大圣归来》团队喜欢强调的几大元素,无论是诚意、情怀与辛苦,还是文化渊源与群众基础,麦兜恰恰都不缺,例如,其文字、编剧、监制谢立文低调异常,鲜少在公共场合现身,日常生活就是苦行僧式的创作。君不见,比情怀更重要的是气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倘若因一时间的交口称赞,就自视天下无敌,则必然不能长久。说到底,动画电影的本质,讲求是想象力、叙事力与童趣的三合一,既然已经放话“至少是三部曲”,也提出了希望拥有更圆润的故事和更饱满的人物的期许,如何精雕细琢迎头赶上,大概才是正经事吧。作者/一把青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